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二)


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
(二)

感受诗意:用吟诵感受诗味


这是古诗词教学的基础条件,也是感受诗意的必经路径。

古人学诗,就必须要学习吟诵。所谓“兴、道、讽、诵、言、语”,就是让学生兴发感动后了解诗歌感发的作用,接着再背下来,并且能以声节之,用高低快慢的调子把诗歌吟出来。由此可以看出古人是把诵读作为一种学习诗歌的技能训练的。过去老一辈的学者喜欢用古音当做自己的业余爱好来吟诵,还原其韵味,以便更加原滋原味地体会诗歌的感染力,寿镜吾的课堂上极其醉心投入的吟诵就类同于此,能够真正让人感受到吟诵的力量

古人写诗,也是和吟诵紧密联系的。杜甫的“新诗改罢自长吟”,卢延让的“吟成一个字,捻断数根须”,贾岛的“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都可以佐证这一判断。先吟后写,再吟再改,写后长吟,在写诗过程中,通过吟诵来酝酿诗情、斟酌字句,并完成诗作,这是古人常用的写作方式,贾岛“推敲”故事恰好是这种创作情景的生动再现。

既然古人如此重视吟诵,那么今人欣赏古诗当然也应利用这一手段。通过吟诵时声音的抑扬顿挫、节奏的快慢变化、语调的婉转曲折,创设一定的情境,调动学习者各种感觉器官,强化对诗的感受过程,进而走进作品所创造的特有形象,充分领略古诗词的意境之美;也有助于激发学习者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对诗歌所写内容进行充分的联想想象,深入体会原作者所要表达的情绪和内蕴;当然,吟诵本身也是一件非常美的事,“诗歌之美,在于音韵”,可以让学习者直接领略古诗的音乐美,享受古人凭借聪明才智历经千年创造出来的各种格律体式之美;更具实用性的是,正确的吟诵方法还有着一个神奇的功能,可以帮助学习者快速地记住古诗,这也是大多数语文教师已经形成的一个共识。

事实上,教学中的古诗词朗诵现状并不能令人满意,每次公开课都会让人失望,不但学生不知道怎么读,就连许多老师也不会读,不是平淡无味,就是听起来像在读其他文体,完全失去了古诗词本身应有的韵味。近日余映潮老师来南京上《陋室铭》、《风雨》两课,恰逢南京因雾霾停课,只好由年轻教师充当学生,课中老师对这些“学生”的朗读多次评价:“朗读得不好!”“再读,还不行!”老师们现代文、古文的朗读水平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古诗词了。

古诗词的朗朗上口,音韵有序,首先取决于它原有的韵律:一是节拍,如七言诗每句一般按二二三的节拍划分为三个节拍,五言诗每句一般按二三的节拍划分为两个节拍;二是押韵,不仅使作品具有节奏、声调谐和之美,更便于吟诵和记忆;三是对仗,它是把同类或对立概念的词语放在相对应的位置上使之出现相互映衬的状态,使语句读起来更具韵味,也增加了语言的表现力;四是平仄,利用汉语声调的平衡交替来造成语言中抑扬顿挫的美,读起来韵文淳厚。以上这些依据汉字的声韵规律进行诗歌创作的规则就成了古诗词的声律,它们讲究字句数整齐,押韵谐和,平仄协调,对仗工整等,营造了悦耳动听的韵律感,使得古诗词天生就具备了独特的诗味。

       其次,古诗词的声音美,还取决于诵读者的吟诵水平,这主要表现在对以下四方面的技术处理:                          

(一)看准重音

重音是指在朗读时需要强调或突出的词或词组,可以解决作品内容词语关系的主次,有语法重音、强调重音、情感重音三种。重音没有呆板限定,必须联系上下文,依据诗句的表达目的来判断。目的不同,选择重音就会不同,表达含义就不同,效果也不同。

    突出重音的基本方法是重读,还可以通过拖长、快中显慢、前后顿歇来实现。                 

 
    

                   刘禹锡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霄。

本诗中的“悲”和“胜春朝”是两种不同的感情状态的对比,需要重读以显作者意图;“一鹤”是这幅画面中动态的元素,是景物中的亮点,是作者要强调的词语;“诗情”和“碧霄”是诗人豪迈情怀的具体体现,重读后能够凸显诗歌的情感点,带出全诗的高潮。其中“悲”用前后顿歇来表现;“我言秋日”读快以凸显强调“胜春朝”,而且这三个字个个着力,个个落实;“一鹤”则是重读,并造成突起之感;“诗情”则运用拖长的方式重读,并为后面三个字蓄势;而“碧霄”作为全诗的收束点,完全可以一字一顿,字字重音。

经过如此的重音处理,古诗词抑扬顿挫的味道便会随着吟诵流淌出来,本诗的真情实意也能得到鲜明的表达。

(二)学会停连

停连指的是根据具体的内容和表达的需要,采取停顿或延长字音的灵活处理方式,声音中断处是停顿,声音延续处是连接,停连可以分为语法停连、逻辑停连、感情停连。诗句朗读中有停顿、有连接才能更好地强调突出重点、调整节奏,从而准确、鲜明、生动地传情达意。

                                              武陵春        

                                                                     李清照

风住尘香/已尽,日晚/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表连接,/表停顿)

“风住尘香花已尽”中“风住尘香”后拖音以突出“花已尽”的凄凉景象,“花”略作停顿强化这一意象背后的伤感;“倦”和“泪”两个字都要作停顿处理,流露出诗人心灰意冷、哀痛欲绝的心理状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中间只作一些短暂的停顿,用较为轻快的语速表现诗人一时的情绪振作,其目的是突出作者随即再一次生发的愁肠百结、难以排解的痛苦心理;“载不动”后声音较长的延续,使得“许多愁”所包含的沉重情感能够有力地宣示出来。这些停连的处理不但使朗读张弛有度,也使诗歌的语言充满表现力,诗人内在的情感也得到很好的释放。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停顿只是声音的休止,而非表情神态的停息。我们可以采取一种“音断气不断”的朗读技巧,防止读破读断现象的产生,只有学会高水平的停顿,才有可能产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三)把握语调

    语调指的是诗句朗读时高低升降的变化,这种变化由语气决定,有平直舒缓的平调(),有前低后高语气上扬的升调(),有由高降低的降调(
 ),另外还有变化繁复的曲调()。语调是千变万化的,是古诗词朗读区别于其它语言方式的重点所在,它能使语意表达得更顺畅、明晰、突出,使情感表现得更丰富、细密、浓烈。

   夜雨寄北       

                         李商隐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君问归期”是一般陈述,可以用平稳的语气读出,到了“未有期”,作者焦虑无奈的情绪一下子显露无遗,此时用降调就能很好地把这种失望无助体现出来;第二句是一种补充交代,告知亲友不能回归的原因,用平调缓缓地读出,可以把人带入想象的画面:疾风骤雨、水漫秋池,此情此景使诗人倍感孤独、凄凉,但却又毫无办法,脸上写满无可奈何;“何当共剪”宕开一笔,从眼前跳脱到将来,朗读应在上句平缓语调的蓄势下,变成语气上扬的升调,将诗人对未来重聚的美好画面的憧憬彰显出来;尾句重复出现的“巴山夜雨”,使得文意曲折深厚,表现诗人对于归期的向往,对于“君”的深厚情意,而未来的欣慰,又加剧了眼前归期未有期的痛苦,诗人的情感不断起伏、跳跃,用起伏变化的曲调恰恰能够反映作者当时复杂的情感。

(四)突出语势

语势指的是朗读时诗句的升降转换、高低起伏、疾徐有致的处理形式,与朗读的节奏、速度、力度有关,更多的表现在短语、句子的处理上。主要有气急音短的急促型、轻松欢畅的轻快型、激昂明朗的高亢型、沉郁缓慢的沉抑型、坚实有力的凝重型、舒展自如的平缓型。语势主要的处理技巧就是通过变化来传情达意,欲扬就先抑,欲抑就先扬,欲快则先慢,欲慢则先快,欲连却先停,欲停却先连,欲轻反先重,欲重反先轻,使朗读更具表现力。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本词通篇场面热烈,气概豪迈,朗读语势应以高亢、略为急促为主。

上阕首句突起,从表达他出猎时的激动心情开始,一个“狂”字抒写胸中雄健豪放意,诵读起始,节奏虽缓,却用重音强调“聊发”,让正气迸发突出“狂”之奔放;接着以平稳的语调清晰而饱满地读出“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轻快的语气可以使诗人真实可爱的形象历历在目;朗诵“千骑卷平冈”一句时,节奏开始加快,语势递进,重读“千骑”,随后语调上升强力读出“卷平冈”,突显出猎场景的声势浩大,渲染了热烈的气氛,村托出猎人的情绪高昂,精神抖擞;到了“为报倾城随太守”时,语势骤然下滑,柔声以表感激之情,正是这种欲扬先抑,下句“亲射虎,看孙郎”方能迎来激情的高潮,此时应该读得字字强音,声声高亢,把诗人的万丈豪情表露得淋漓尽致。

下阕“酒酣胸胆尚开张”看似是痛饮,是胆气豪壮,实是情绪不佳的反映,因此既不宜高昂,也不宜沉郁,用沉着、坚实、有力的语势更为恰切;接着“鬓微霜”需以看似平静的语调来读,而且略含压抑感,再重音强调“又”字,强化“何妨”两字的原有声调,凝重的语势可以产生掷地有声的效果,突出诗人的英勇无畏和以死报国的决心。诵读“持节云中时语速要相对快些,以示急切,“何日”读以重音,语调略升,“遣冯唐”要读得字字有力,语调上行,表达其渴盼重用、急切为国建功立业的心情。上阕的昂扬语势,一度曲折下滑,到此又重新扬起。作者重又绘出一幅拉起满弓射杀天狼的英武的自画像!诵读最后一幅画面的时候应重现豪放疏狂,声高意扬,“如满月”要读得响亮,圆满顺畅,语势上推。最后两句“西北望,射天狼”,强音诵读,要连贯送气,字字粘连,取升调结束全词。

本词气势磅礴,是豪放派词的力作,朗读时须以开阖大气的语势配合,才能体现此诗的精气神。当然,吟诵非固定不变,可根据表现作品内容的需要灵活处理。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这就告诉我们古诗词的学习是从吟诵开始,又是在吟诵中完成创作的。我们的语文教学不妨古为今用,借鉴师塾先生教学生吟诗的施教方法,重新回到诗词教学的正轨上来。我们急需挖掘古诗词的朗读技巧,教学中甚至可以适当采用夸张变调的手法,追求自然流畅、抑扬顿挫、情绪投入、诗味浓烈的吟诵效果,强化学生的听觉形象,强化古诗词丰富的表现力。

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一)


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
(一)

   古诗词教学的两个关键词

古诗词教学作为语文教学的一个重要部分,其主要任务是让学生注重积累、感悟和运用,继承和弘扬祖国文化,并提高他们的欣赏品位。

然而,教学现状却往往并不如意。

据分析,目前初中古诗词教学中,主要运用三种类型:一是诵读式,整节课以诵读为主线,试图领起诵读实践和理解欣赏。但由于许多教师本身缺少朗读技巧,诵读指导总是不到位,加上忽视有效的点拨,学生的理解也就非常肤浅;二是指导式,教学的重点落实在掌握诗歌鉴赏的方法,实用主义倾向明显,目的是冲着考试而去,以追求所谓的高效率,这种教学有时会让课堂冷静得可怕,失去了古诗词教学的味道;三是解读式,教学的重点落实在理解诗歌的内容主旨上,这是古诗词教学的主流。这种教学理性分析有余,感染熏陶不足,不能体现古诗词的特点,学生的学习兴趣难以激发。

客观地说,以上三种课型都不是古诗词理想的课型,因为如果只是浮于表面的读读背背,没有对古诗词的意味进行更深层次的感知和领悟,教学的基本任务也就没有完成;如果感性意识活动不充分,阅读活动往往游离于具体文本之外,学生对古诗词所创造的情感世界往往也就体会不足;如果只重结果而轻视过程,学生难以感受到诗词中唯美的情感、深邃的意境,进而抑制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以及难能可贵的想象力。

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在古诗词教学中关注两个关键词:感受和诗意。

“感受”这个词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受到影响或感染;二是生发感想,获得体会。它是一种心理活动,由于客观外界事物的影响而产生,在这个复杂的心理活动过程中,既可以包含特定的情感体验因素,也可以包含一定的认识理解因素。这种感受必须以感觉为基础,而它的结果是以知觉的形式体现出来的。

在教学古诗词中,我们应该看到,当引领学生鉴赏古诗词时,理性分析是重要的,但理性分析必须建立在感性认识基础之上,只有这两者较好结合起来的时候,古诗词教学才有了生命力。

“感受”这一学习行为能够很好地融合以上两个因素,成为我们学习的基本方式。古诗词学习,必须经历这样的感受过程:通过沉醉的诵读、深入的体验、细致的品味,更好地了解情境、透析意象、抓住诗眼、借助联想想象等途径去感悟诗意,进而引发学生情感、情绪的共鸣,激发学生读诗兴趣,提高语文品质,培养人文素养,从而提高他们的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

“诗意”一词在词典上的解释是:像诗里表达的那样给人以美感的意境。这样的解释表面上显得随意而不严谨,但仔细推敲却是极为精辟的。它把“诗意”定位在“意境”这个中心词上,体现了“诗意”的核心内容,而前面的修饰语则强调了“诗意”的两个要素:一是必须具有诗歌的文体特征,一是应该具有文学的审美特征,这样的定义准确揭示了“诗意”的本来意义。

就一般诗歌来说,诗意的含义应该体现在音乐美、形象美、情感美、意蕴美等方面,而对于古诗词来说,诗意的内涵则会体现得更为细致厚密:音韵、格律所呈现出的诗歌意韵,景象、物象所呈现出的诗歌意象,情感、愿望所呈现出的诗歌意愿,意味、情趣所呈现出的诗歌意趣,情调、境界所呈现出的诗歌意境,理性、内涵所呈现出的诗歌意蕴,灵感、妙思所呈现出的诗歌意兴,构思、表达所呈现出的诗歌意匠,等等。这些都使得古诗词带有着浓浓的诗意,是古诗词教学不可能回避掉的重要感知内容。如果我们不承认这点,就会背离中国古典诗歌鉴赏的基本规律,古诗词教学必然会缺少诗意。

诗意的古诗词需要有其独特的、与文言文和现代文不同的教学方法;诗意的古诗词需要有与其相适应的、能凸显其特征的教学方式;诗意的古诗词决定了诗意的古诗词教学。惟其如此,才能让学生领悟到古诗词的精髓所在,并提高学生的欣赏水平。

总之,失去了对诗意的感受,古诗词教学也就缺少了活力,并且——没有了诗意!

那么,如何遵循古诗词鉴赏规律,让学生更好地感受诗意呢?根据平时的教学经验和以上对“感受诗意”的理解,整合概括起来应该有用吟诵感受诗味、由意象感受诗境、从诗眼感受诗情三条路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