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四)

     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四)

感受诗意:从诗眼感受诗情

整体感知了古诗词的内容,感受了诗人精心选择的意象和极力营造的美好意境后,能让我们的教学更有诗意的恐怕就是进一步去挖掘、领悟出古诗的思想感情。而最正确、最有效的途径必定是诗眼的解读。

古人作诗,喜设诗眼,善设诗眼。鉴赏古诗词就要准确捕捉到诗眼,并借此感受诗歌内容、领悟作者的思想感情。

       诗眼就是一首诗或某联、某句中最能够体现作者思想观点、情感态度的,具有概括性、生动性或情趣性的,能笼罩全篇、全联乃至全句的句或词。

文学评论家何西来这样解释:“诗眼有两指:一指句中之眼,一指篇中之眼。说的是诗句、诗篇中最为传神,最为灵妙,最让鉴赏者赏心悦目、拊髀称奇之处,因而也往往是诗人用力最勤之处。”

先看句中之眼。分析孟浩然的名句“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淡”字和“滴”字 ,便是“眼”之所在。“淡”写视觉形象,“滴”状听觉感受,均极有味道,描绘出微云将散未散之时,雨欲住未住之际的诗意境界。读者只要闭上眼睛,这个极富动感的优美画面,便会立时清晰地浮现出来。

再看篇中之眼。陆机《文赋》有“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的话,所谓的“警策”,指的便是篇中之眼。在许多近体诗如律诗、绝句中,常常是那些有眼之句,同时是篇眼之所在。先是句中之眼使句子顿见神韵;然后,这见精神之句又使全篇神采灼灼。再举孟浩然名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这两句诗,因为“蒸”和“撼”用得好,既营造了洞庭湖上烟波空濛的浩渺境界,又传达出诗人临湖观景时心胸荡漾的强烈主观感受,千古以来被人津津乐道。

可以说,“诗眼”是使作品中具体的形象实体得以扩大和延伸的桥梁,对“诗眼”的不断提炼,实质是诗人们对“意境”的不断拓展,是古诗词之所以能产生“含蓄蕴藉,兴象玲珑”等美学特征的重要一环。

既然诗眼体现了创作者的苦心孤诣,我们的教学就应该努力识破这一“天机”,引领学生感受诗人丰富多彩的心灵世界。

我们可以再举一些利用诗眼来设计教学活动的成功课例,以进一步了解这一重要的古诗词学习方式在教学中的运用:

1. 吟诵杜甫《春夜喜雨》,结合全诗内容体会“喜”在何处?

        2 从时间、处所等角度来感受《次北固山下》“次”所表现的诗人心情。

        3. 读陶渊明《饮酒》“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一句,抓住“心远”一词体会全诗作者表达的情感。

 4. 紧扣《春望》“城春草木深”中的“深”字,用语言再现当时国都荒凉冷落景象,感受动荡不安的社会局面,体会诗人当时的复杂心情。

        5. 《钱塘湖春行》中“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结合内容揣摩“爱”字的意蕴。

        6. 《饮酒》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经典名句,“见”如果改成“望”可以吗?请从“见”的本意和语境作用的角度说说陶渊明采菊时的情状。

 7. 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上半阕“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结合“孙权射虎”的典故揣摩主人公当时的心理?

        8. 细致描述《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幻想和现实回环比照的具体情境。

        9. 杜甫的《春望》中“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是千古名句。请联系时代背景谈谈诗句的表达作用。     

10.结合自己登高望远的经历,描述杜甫在《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一句中所透露的心理世界。

       11. 李清照的《武陵春》中一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中主人公“日晚倦梳头”的行为表现因何而起?        

“诗眼”是古诗生命和价值的体现,其多彩的灵光往往令读者心驰神往。因此在教学古诗时,教师应紧扣“诗眼”,让学生在反复的吟咏、咀嚼和感受中发现“诗眼”中蕴藏的无穷奥妙,进而深刻领会古诗的无限魅力。

后记:                               

用吟诵感受诗味,由意象感受诗境,从诗眼感受诗情,这是完全符合古诗词鉴赏规律的三个关键点,也是古诗词教学必须坚守的方向。感受是初中生古诗词鉴赏的第一步,也是贯穿古诗词鉴赏过程始终的一条线索;而吟诵、意象、诗眼以及诗味、诗境、诗情这些充满诗意的教学内容不正是古诗词教学不可或缺的教学点吗?

        纠正古诗词教学中因感性缺失导致诗意缺失的根本方法,是教师在教学中要强化学生的感受过程,具化学生的感受行为,丰富学生的感性体验,为感悟打下基础,浓浓的诗意才会彰显,教学的品味才能得以提升。

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 (三)

   感受诗意——古诗词教学的魅力所在(三)

感受诗意:由意象感受诗境

要了解感受古诗词诗意的第二条路径,就必须先明白意象和意境两个古诗词概念。

概括地说,意象是客观物象经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即构成一种意境的各个事物,这种事物往往带有作者主观的情感,如果把这些意象组合起来,就构成了意境。

具体来说,古典诗歌的意象,是分析诗歌时的用语,是构成优美诗篇的基本要素, 也是读者对诗歌进行审美评价的依据, 更是鉴赏古典诗歌的一把钥匙。主要分为:1. 象征性意象:杨柳依依,暗示惜别,圆月当空,寄托思念;烽烟四起,预示着战争,杜鹃哀鸣,传达着凄伤;大雁南去,诉思乡之苦;孤蓬吹来,道漂泊之痛;大海苍茫,显博大开阔之胸襟,秋风萧瑟, 含凄清悲凉之愁绪;2. 比喻性意象:比如“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一句,借助鲜明、生动的喻体形象, 表达人生苦短、命运无常的感伤与哀愁,使情思具体化, 从而增强诗歌的表达效果;3. 描述性意象:比如“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一诗对形象作具体描述, 从而使感情具体化,透露出诗人崇尚自然美的理想和诗中有画的审美情趣。

一般来说,某种意象有自己较为固定的意义,比如古典诗歌当中的“落花”。但是,同一个意象, 不同的诗人也会寄寓不同的情感, 具有不同的含义。同是写梅花, 陆游表达了自己倍受摧残的不幸遭遇和不愿同流合污的情操;陈言写出了梅花不怕挫折, 敢为天下先的品质;毛泽东则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有时一首诗歌, 往往几种意象并存, 一个出色的诗人, 往往有自己特有的意象群,最典型的要数马致远的《秋思》。鉴赏古诗词, 首要的是师生能够捕捉并理解诗歌中的意象。

而意境则是诗人的主观情感与客观景物契合以后塑造出来的浑然一体的艺术境界。如果说意象是诗歌艺术最小的意义单位,那么意境则是诗歌整体的艺术境界。北大教授袁行霈打了个很形象的比方:“意境好比一座完整的建筑,意象只是构成这建筑的一些砖石”。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认识,意象决定了诗像不像诗,有无诗味,而意境则决定了诗美不美,有无意蕴。

        举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为例:“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洲。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首诗由“黄鹤楼”、“烟花”、“孤帆”(远影)、“长江”等一系列单个意象组合起来,情寓其中,组合成了一幅美丽感伤、辽阔迷茫的意境。

        进一步来看,诗歌鉴赏就是一个透过意象来进入意境以还原诗人审美体验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获得不同的体验、感觉:有曾经的审美经验被唤起而产生共鸣的亲切感;有获得新视野、新认识、新体验而产生的期冀与渴求的倾慕感;有心灵得到净化与升华并走向完美的超越感。这就是叶圣陶所说的“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于亲”。

这种“入境”的丰盈感受,实际上就是诗意已经充溢于读者心灵之间。可见,要领略诗意,获得审美感受,关键是要通过各种手段和途径进入诗的意境中去。由诗味到诗美,实际上就是由意象到意境的体验过程。离开了意象,不可能去谈意境。由此可知,在古诗词鉴赏中,起点是意象,终点却是意境,这就是由意象体悟意境的妙处。

        古诗词教学就应该符合这一鉴赏规律。教师要引导学生通过意象的把玩,进入诗歌本身所营造的意境之中, 从而把握诗歌所展示的意象与内在的意蕴,调动学生自身的生活积累与审美经验,完成诗歌意境的再现与再造,从而引导学生加强审美体验,提高审美情趣。

        了解以上古诗词鉴赏特点后,新的问题就必须解决:如何入境,完成这一过程?

 最理想的途径首推联想、想象!

 中国古典诗词语言简练但蕴藉丰富,时空不断转换,思绪经常跳跃。通过联想、想象唤起学生旧知,加强生活通悟与情感体验,对接诗人灵感意旨,领悟其意境、意趣,是我们古典诗歌教学的最佳突破口和着力点。朱光潜在《诗论》中说:“作诗和读诗,都必用思考,都必起联想,甚至于思考愈周密,诗的境界愈深刻,联想愈丰富,诗的境界愈完美。”用联想、想象去感受诗人那生动、形象、惟妙惟肖的语言所表现出来的一幅幅具体、生动、形象的画面,这些画面往往是诗人对现实生活细心观察、体验的结晶,是诗人思想、情感的自然流露。

 学生站在诗人的角度学习古诗词,让语言文字活起来,变成生动活泼的画面,能够在理解诗词内容的基础上感知诗词中形象,感悟诗人的情感,从而进入诗人营造的意境中。

下面举运用联想、想象进行教学的三个优秀课例简案:

课例一:《钱塘湖春行》

1. 导入:“回忆与‘春’有关的成语、诗句”。

(快速契合本诗内容。)

  2. 依据生活经验大致判断这些诗句描述的分别是早春、仲春还是晚春之景。

(调动生活体验。)

        3. 自主诵读《钱塘湖春行》,从字词中寻找“蛛丝马迹”进行类似的推断。

 4. 具体句子的联想:

        水面初平云脚低。→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潮平两岸阔。(《次北固山下》)

        乱花渐欲迷人眼。→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春》) →浅草才能没马蹄。

(以文解诗,联系熟悉的现代文来解读陌生的诗句,可收到意料之外的教学效果。)

 5. 挖掘出深层的含义,即词句隐含着的诗人的情感。

        “乱”字拓展:与学生一起结合背景,对比分析白居易笔下的“乱花”和欧阳修笔下的“乱红”(欧阳修《蝶恋花》中“乱红飞过秋千去”),反复品读后得出结论:“乱花”指“纷繁开放的各种颜色、各种式样的花”,而“乱红”指的是“缤纷落下的”;“乱花”绽放的是生机与活力,清新可爱,而“乱红”凋零的是青春和心情,落寞悲伤。

        (对比联想可以深入体味诗歌的意蕴。)

课例二:《观沧海》

1. 全班讨论:诗歌中作者所观的“沧海”与我们所见过的大海有什么异同?

        (让学生聚焦“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借助联想和想象,解说诗歌中“沧海”的形象:茫茫大海与天相接,在这雄奇壮丽的大海面前,日月星汉都显得渺小了,它们的运行,似乎都由大海自由吐纳。这样的大海包容天地、吞吐宇宙,很明显是超越了现实生活的,它融进了诗人自己的想象,带有了诗人自身的情感,成了诗歌中的典型“意象”。这样的环节能够让学生快速入境。)     

2. 三个问题:

        诗人笔下的大海为何会呈现出这样的特点?

        诗人只是在写大海吗?

        诗中的曹操与你印象中的有何不同?

        3. 结合课下注释,教师补充介绍写作背景。

        4. 曹操笔下的沧海就是他本人的代言人,他观的是沧海,表达的却是心境;他的雄心勃勃正与大海气吞万里的磅礴气势相契合,他奋发乐观正与草木的生机勃勃相吻合。

  5. 用王国维《人间词话》“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映证。

(不同的曹操形象的联系比较,更容易理解本诗中“大海”这一意象。)

课例三:《天净沙·秋思》

1. 感知基调,配乐诵读。

 2. 理解曲意,把握画面。

         作品中的几幅画面命名;

         根据自己的理解和联想,点评教材中的插图,提出修改意见或是重新作插图;

        (让学生更深入地感知诗歌画面。)

  3. 发挥想象,描述画面:选一个或多个画面,添加相关的细节,用散文化的语言描述画面。

(进一步体会画面后面诗人当时的心理感受。)

  4. 置换比较,延伸感悟:

调整词句顺序后对比品读,如删“小桥流水人家”,把第一句改为“昏鸦老树枯藤”;

与《商山行》中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进行对比赏析。

(此类学习活动都是为了加强对诗意的品析。)

  5. 借助联想,归纳梳理、积累表达相似主题或有相同意象的古典诗词。

(同类联想不仅是为了增加积累,更重要的是巩固了本诗的学习成果。)[1]

再举其他借意象“入境”课例进一步证明联想、想象的作用:

1. 余映潮老师课例:

教师用语言再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画面(《过故人庄》):

       诗人啊,一个明朗的春日,在青山绿水间漫步,清澈的山泉在曲折的山谷间汩汩穿行,山路蜿蜒,一路春光,啊,又一个美丽的村庄在前头。

       学生品读《游山西村》描述另一幅画面:

       诗人啊,你轻轻地打开窗户,一缕和暖的阳光照在窗子上。空旷的打谷场上,不时走过大公鸡,菜园里蝴蝶在飞舞,花儿把菜园子装扮得多么美丽。你手里拿着酒杯,在和朋友畅谈今年的好收成。

2.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让学生以第一人称想象并用自己的语言描述当时的情景;

        3.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为诗歌构思几个电影镜头并感受诗中古战场气氛;

        4. 《赤壁》:设计杜牧与周瑜见面的场景,让学生体味作者当时的诗兴; 

        5. 《武陵春》:在课文中的插图旁边拟写旁白或是寄语词人以体会诗人之情;也可        结合《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让学生写一段李清照忧愁之时想到年轻时无忧无虑生活的心理,感受她不同的内心世界;

        6. 《江城子·密州出猎》:出猎太守的肖像描写,再现太守的形象;                

 7. 《归园田居》:写《给陶渊明的一封信》,拉近学生与陶渊明的距离;

        8. 《行路难》:设计李白的情感变化图,试图让学生理清李白的心理轨迹;

        9.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创作白雪图展示作者所描写的塞北奇异的画面;

        10. 《石壕吏》:让学生进行角色扮演以展示当年真实的场景。

        11. 《杜少府之任蜀州》与《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的两相比照;

12. 《饮酒》:画配诗,第一联可以画上一幅“山居生活图”,第二联可以画“诗人隐居图”,第三联可以画“劳作归来图”,第四联可以画“夕阳西下图”。

       13. 《诗经·蒹葭》:(第一节七言诗译诗)河边芦获青苍苍,秋深白寡凝成霜。意中人儿何处寻,就在河水那一方。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坎坷险又长;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人在水中央。

       14.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七言绝句扩写为“现代诗”)杨花飘落的暮春时节,我听见了杜鹃的哭泣,可是我冰清玉洁的朋友啊,你在哪里?你是否已离开那京城,在凄风苦雨里,怀抱无限的忧伤,远步五溪?请你也把我的心带走吧!如果不能,就交给明月,让它相伴着我,也永远相伴着你。让明月相伴你到遥远的夜郎,再给我梢带来你平安的消息。

这些教学策略让学生抓住意象,揣摩意象,展开联想与想象翅膀去品味意境。不但使学生身临其境,在体验人的情感变化和生命活动的同时注入自己的情思和经历,阅读一首古典诗歌如同经历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而且丰富了诗人的创作意境,为诗词完成了一次文化建构。

 

[1]楚云.在联想和想象中加强体验——以《古代诗歌死守》为例谈初中古典诗歌教学的入境策略[J].语文教学通讯(B刊).201206):

由中学生古诗词朗读视频所想到

由中学生古诗词朗读视频所想到

           南京 王德庆

 

最近,一个叫梁逸峰的学生火了,他是一个香港中学生,因为一段古诗词朗诵的视频,让很多人记住了他。

这个时代的网络,天天都在上演着层出不穷的各种各样的“秀”,也就不断地诞生着各式各类的“奇葩”和“另类”,频频夺人眼球之余,也因为充斥着大量的无聊低俗,逐渐让人麻木并因此而淡然。但这一个视频却因为朗诵古诗词而使人津津乐道,带给人的是别一番味道,让我们这些教了这么多年书的老师始料未及,同时也平添了些许兴致。

其实这位梁逸峰并不是专门为“秀”而来,而是参加香港学校朗诵节的表演而一炮打响,这不能不让人思考个中原因。

梁同学朗读的最大特色就是丰富的表情。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和晏几道的《南乡子》经过他的朗诵,顿时诗味盎然。只见他时而张望,以示在期盼朋友;时而扯嗓呼唤,一副倾诉衷肠模样;时而垂眼低头,流露出幽怨惆怅之情。虽然他用的是粤语,却能够清晰的传达诗歌的情意。这样的朗读方式我们很少尝试,因此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尽管平时的教学中我们也会强调要有表情的朗读,但真正落实起来,恐怕我们会更多地强调声音的效果,即用语音、语气、语调等凸显诗意,用抑扬顿挫的朗读节奏的变化来表达蕴藏的情感,很少会利用丰富的表情来传情达意。这位聪明的中学生可以说敏锐地抓住了一个能够很好诠释诗意的方式,并且用轻松乃至有点喜感的吟诵风格表现了出来,让观众欣喜乃至惊艳!

这是一种巧妙的古诗词演绎方式,丰富的表情能够引领观众进入诗的情境中,并很容易感受到诗人写诗时的情状,走进诗人的情感世界,融入诗歌的意境之中,从而更深切地体会到诗人的创作意图,品味到诗歌的妙处。现在想想,古诗词朗读中如果没有很好地利用眼神、脸部表情、肢体动作之类的“身体语言”,似乎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朗诵中理应达到的效果。

有人或许认为这种朗读方式不够规范,甚至有点夸张,属于旁门左道,不可登大雅之堂,我却不能苟同。古诗词毕竟已经远离今天的时代,远离时下学生的生活,那些形式、表述、情感等也会与今天有很大的距离,只有调动各种手段,运用一切有效方式,才能缩短学生与古诗词的时空感,让他们快捷深入地理解这些古文化的精品,这种做法是必须大力倡导的。夸张的重音、夸张的停连、夸张的语调、夸张的语势、夸张的表情,夸张的动作,对于诗情的张扬和诗意的释解都是极其有效的,对于激发学生的古诗词学习兴趣也肯定是有帮助的,这样的教学行为何乐而不为呢?。

由此再进一步思考,香港的中学生敢于打破固有的行为模式,勇于创新诵读方式,也许是偶然,但不能不让我们反省日常的古诗词教学,是不是方式太过于拘谨,太过于呆板?是不是意图太过于浅薄,太过于功利化?是不是不太重视古诗词教学,不太重视古文化的浸润?是不是未能挖掘学生的潜能、未能释放学生的创造力?这些恐怕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严肃的问题。

事实上,教学中的古诗词朗诵现状并不能令人满意,每次公开课都会让人失望,不但学生不知道怎么读,就连许多老师也不会读,不是平淡无味,就是听起来像在读其他文体,完全失去了古诗词本身应有的韵味。近日余映潮老师来南京上《陋室铭》、《风雨》两课,恰逢南京因雾霾停课,只好由年轻教师充当学生,课中老师对这些“学生”的朗读多次评价:“朗读得不好!”“再读,还不行!”老师们现代文、古文的朗读水平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古诗词了。这样的事例绝不是耸人听闻,但愿老师们能重视并提高这一能力,让杞人不再忧天。

古诗词的诵读看来不再是个可有可无的教学环节,不再是个一层不变的教学摆设。梁同学的表现告诉我们,这是个值得我们探究的教学空白,是一种值得我们实践并强化提高的教学艺术。

据此推理,这段视频真正的意义还在于开启了我们的思维:古诗词朗读是否还有更多更广的拓展空间?

答案是肯定的!

古诗词诵读可以向表演化发展。通过声音形象、神态表情、肢体语言等表演方式,全方位刺激观众的感觉器官,强化他们的情感体验,在这方面梁同学已经做在前面了,让我们看到了这条路径的切实可行。当然,他的尝试还只是浅层次的,他的表情动作还不尽准确,尚有提高的余地。

古诗词诵读可以向戏剧化发展。有人将《石壕吏》改编成课文朗诵剧,不也是一种有益也有效的尝试吗?《清明》一诗的改编也是非常著名的例子。一首短诗竟然可以改编成不同的剧本,不能不说是一种奇妙的创意活动。这里举出两种改编例,其一是: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其二是:

时间:清明时节。

布景:雨纷纷。

地点:路上。

(幕启)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如果我们调动起学生的创作欲望,相信这样的素材真不会少,相信学生的表现也绝不会令我们失望的,相信这样的诵读会令人兴味盎然的!

古诗词诵读也可以向歌吟化发展。古诗词的入歌是尽人皆知的常识,想想那些古代老夫子、小夫子摇头晃脑全心投入地哼唱古诗词的情景,绝对是有滋有味的一种精神享受;邓丽君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曾让多少人痴迷?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改编成《水浒传》主题曲后又被多少人传唱?毛宁的《涛声依旧》对古代名诗那充满诗情画意的全新演绎,带给了我们多少美好的感觉!从古诗词朗读的角度来说,这种创新的演绎方式另辟诵读新径,不失为一种值得借鉴的歌咏艺术。如果教师们能真正地从不厌其烦的串讲中解放出来,让学生自编自唱感兴趣的古诗词,想必又是一种极受学生欢迎的学习方式,产生的效果一定超过老师的侃侃而谈。

古诗词诵读还可以向情境化发展。首先,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已经为这种发展创造了优越的条件:诗人的介绍、诗歌背景的展示、诗歌环境创设,诗歌文本的同步呈现,这些对大多数学校来说都已不是问题。画外音的录制、音乐的配合、各种音响效果的烘托,这些技术大部分学生自己就能操作。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来强化朗读的效果呢?情境的营造,氛围的渲染,无疑会让古诗词朗读锦上添花的。当然,情境化教学还可以有更实质的方法,比如调动学生的联想和想象,通过他们主观的情景创造达到与古诗词客观的情境世界契合的状态,进而更好地读懂原作。将《杜少府之任蜀州》与《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放在一起朗读,通过两相比照来体会不同作者的不同情感;为《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构思若干电影镜头,在画面的想象中诵读诗歌,能更真切地感受到诗中古战场的气氛和诗人激越而愤懑的心绪。运用联想想象的诵读可以更真实具体的创造情境,达到引人入胜的效果。

如果我们真的在朗读上打开了思路,那么我们不妨把这一活动再搞大点,我们可以开设古诗词吟诵课,组织古诗词朗诵会,举办古诗词文化节等,为学生提供展示的平台,使他们寻找到施展才能的机会,在活动中感受古代文学的魅力,增强热爱中华文化的情感。中央电视台既然能够在全国组织汉字听写比赛,组织策划古诗词诵读比赛也是理所当然的。

梁逸峰同学的古诗词朗诵,最终带给我们的应该是教学观念的改变和教学方式的突破,因此我们不能只是把它当做一场“秀”。

由中学生古诗词朗读视频所想到的

   由中学生古诗词朗读视频所想到的

最近,一个叫梁逸峰的学生火了,他是一个香港中学生,因为一段古诗词朗诵的视频,让很多人记住了他。

这个时代的网络,天天都在上演着层出不穷的各种各样的“秀”,也就不断地诞生着各式各类的“奇葩”和“另类”,频频夺人眼球之余,也因为充斥着大量的无聊低俗,逐渐让人麻木并因此而淡然。但这一个视频却因为朗诵古诗词而使人津津乐道,带给人的是别一番味道,让我们这些教了这么多年书的老师始料未及,同时也平添了些许兴致。

其实这位梁逸峰并不是专门为“秀”而来,而是参加香港学校朗诵节的表演而一炮打响,这不能不让人思考个中原因。

梁同学朗读的最大特色就是丰富的表情。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和晏几道的《南乡子》经过他的朗诵,顿时诗味盎然。只见他时而张望,以示在期盼朋友;时而扯嗓呼唤,一副倾诉衷肠模样;时而垂眼低头,流露出幽怨惆怅之情。虽然他用的是粤语,却能够清晰的传达诗歌的情意。这样的朗读方式我们很少尝试,因此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尽管平时的教学中我们也会强调要有表情的朗读,但真正落实起来,恐怕我们会更多地强调声音的效果,即用语音、语气、语调等凸显诗意,用抑扬顿挫的朗读节奏的变化来表达蕴藏的情感,很少会利用丰富的表情来传情达意。这位聪明的中学生可以说敏锐地抓住了一个能够很好诠释诗意的方式,并且用轻松乃至有点喜感的吟诵风格表现了出来,让观众欣喜乃至惊艳!

这是一种巧妙的古诗词演绎方式,丰富的表情能够引领观众进入诗的情境中,并很容易感受到诗人写诗时的情状,走进诗人的情感世界,融入诗歌的意境之中,从而更深切地体会到诗人的创作意图,品味到诗歌的妙处。现在想想,古诗词朗读中如果没有很好地利用眼神、脸部表情、肢体动作之类的“身体语言”,似乎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朗诵中理应达到的效果。

有人或许认为这种朗读方式不够规范,甚至有点夸张,属于旁门左道,不可登大雅之堂,我却不能苟同。古诗词毕竟已经远离今天的时代,远离时下学生的生活,那些形式、表述、情感等也会与今天有很大的距离,只有调动各种手段,运用一切有效方式,才能缩短学生与古诗词的时空感,让他们快捷深入地理解这些古文化的精品,这种做法是必须大力倡导的。夸张的重音、夸张的停连、夸张的语调、夸张的语势、夸张的表情,夸张的动作,对于诗情的张扬和诗意的释解都是极其有效的,对于激发学生的古诗词学习兴趣也肯定是有帮助的,这样的教学行为何乐而不为呢?。

由此再进一步思考,香港的中学生敢于打破固有的行为模式,勇于创新诵读方式,也许是偶然,但不能不让我们反省日常的古诗词教学,是不是方式太过于拘谨,太过于呆板?是不是意图太过于浅薄,太过于功利化?是不是不太重视古诗词教学,不太重视古文化的浸润?是不是未能挖掘学生的潜能、未能释放学生的创造力?这些恐怕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严肃的问题。

事实上,教学中的古诗词朗诵现状并不能令人满意,每次公开课都会让人失望,不但学生不知道怎么读,就连许多老师也不会读,不是平淡无味,就是听起来像在读其他文体,完全失去了古诗词本身应有的韵味。近日余映潮老师来南京上《陋室铭》、《风雨》两课,恰逢南京因雾霾停课,只好由年轻教师充当学生,课中老师对这些“学生”的朗读多次评价:“朗读得不好!”“再读,还不行!”老师们现代文、古文的朗读水平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古诗词了。这样的事例绝不是耸人听闻,但愿老师们能重视并提高这一能力,让杞人不再忧天。

古诗词的诵读看来不再是个可有可无的教学环节,不再是个一层不变的教学摆设。梁同学的表现告诉我们,这是个值得我们探究的教学空白,是一种值得我们实践并强化提高的教学艺术。

据此推理,这段视频真正的意义还在于开启了我们的思维:古诗词朗读是否还有更多更广的拓展空间?

答案是肯定的!

古诗词诵读可以向表演化发展。通过声音形象、神态表情、肢体语言等表演方式,全方位刺激观众的感觉器官,强化他们的情感体验,在这方面梁同学已经做在前面了,让我们看到了这条路径的切实可行。当然,他的尝试还只是浅层次的,他的表情动作还不尽准确,尚有提高的余地。

古诗词诵读可以向戏剧化发展。有人将《石壕吏》改编成课文朗诵剧,不也是一种有益也有效的尝试吗?《清明》一诗的改编也是非常著名的例子。一首短诗竟然可以改编成不同的剧本,不能不说是一种奇妙的创意活动。这里举出两种改编例,其一是: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其二是:

时间:清明时节。

布景:雨纷纷。

地点:路上。

(幕启)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如果我们调动起学生的创作欲望,相信这样的素材真不会少,相信学生的表现也绝不会令我们失望的,相信这样的诵读会令人兴味盎然的!

古诗词诵读也可以向歌吟化发展。古诗词的入歌是尽人皆知的常识,想想那些古代老夫子、小夫子摇头晃脑全心投入地哼唱古诗词的情景,绝对是有滋有味的一种精神享受;邓丽君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曾让多少人痴迷?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改编成《水浒传》主题曲后又被多少人传唱?毛宁的《涛声依旧》对古代名诗那充满诗情画意的全新演绎,带给了我们多少美好的感觉!从古诗词朗读的角度来说,这种创新的演绎方式另辟诵读新径,不失为一种值得借鉴的歌咏艺术。如果教师们能真正地从不厌其烦的串讲中解放出来,让学生自编自唱感兴趣的古诗词,想必又是一种极受学生欢迎的学习方式,产生的效果一定超过老师的侃侃而谈。

古诗词诵读还可以向情境化发展。首先,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已经为这种发展创造了优越的条件:诗人的介绍、诗歌背景的展示、诗歌环境创设,诗歌文本的同步呈现,这些对大多数学校来说都已不是问题。画外音的录制、音乐的配合、各种音响效果的烘托,这些技术大部分学生自己就能操作。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来强化朗读的效果呢?情境的营造,氛围的渲染,无疑会让古诗词朗读锦上添花的。当然,情境化教学还可以有更实质的方法,比如调动学生的联想和想象,通过他们主观的情景创造达到与古诗词客观的情境世界契合的状态,进而更好地读懂原作。将《杜少府之任蜀州》与《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放在一起朗读,通过两相比照来体会不同作者的不同情感;为《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构思若干电影镜头,在画面的想象中诵读诗歌,能更真切地感受到诗中古战场的气氛和诗人激越而愤懑的心绪。运用联想想象的诵读可以更真实具体的创造情境,达到引人入胜的效果。

如果我们真的在朗读上打开了思路,那么我们不妨把这一活动再搞大点,我们可以开设古诗词吟诵课,组织古诗词朗诵会,举办古诗词文化节等,为学生提供展示的平台,使他们寻找到施展才能的机会,在活动中感受古代文学的魅力,增强热爱中华文化的情感。中央电视台既然能够在全国组织汉字听写比赛,组织策划古诗词诵读比赛也是理所当然的。

梁逸峰同学的古诗词朗诵,最终带给我们的应该是教学观念的改变和教学方式的突破,因此我们不能只是把它当做一场“秀”。